全部選擇
反選
反選將當前選中的變為不選,未選的全部變為選中。
華北
華東
華中
華南
東北
西北
西南
其他
取消
確定
我要打印

5G技術為何授權美企?任正非:只有美國缺

所屬行業:所屬地區: 發布日期:

(原標題:5G技術為何授權美企?任正非:歐日韓都有,只有美國缺)

26日下午3點,華為創始人任正非與“平板電腦之父”杰里·卡普蘭(Jerry Kaplan)、英國皇家工程院院士彼得·柯克倫(Peter Cochrane)以及華為公司戰略部總裁張文林進行對話,主題為“創新 規則 信任”。

綜合一財、新浪財經等消息,在對話中,主持人問道:“您提出將華為所有的5G技術授權給西方公司,您提出了這樣一個提議,有沒有收到任何一些意向方的聯系?”

任正非表示:華為不是授權給所有的西方公司,只是授權給一家西方公司,讓一家公司來獲得我們的許可,這樣它才有規模化的市場給它支撐。我們覺得這一家公司應該是美國公司,因為歐洲有自己的5G,韓國和日本也有自己的東西,它應該在改進和發展過程中去調整。美國現在缺了這個東西,我們應該獨家許可給美國公司獲得這個東西,而且它可以在全世界跟我們競爭。我們這樣做的目的是希望跟全世界在同一個起跑線上繼續起跑,我相信第二輪起跑可能我們也會勝利。

圖自第一財經。

部分對話實錄(來自“第一財經”):

任正非:在我們這個時代,基因技術會在未來20-30年產生非常大的突破,對生物科技、醫療科技等起到巨大作用。如果電子能和基因結合起來,我們很難想象社會會發展成什么樣子。現在已經發展到用分子科學發展新材料,人工智能在這個時候得到了規模化的使用,對社會的促進、改進我們也不太清楚,所以在這個時代,大規模的新技術在整個社會會產生突破,給我們帶來新的機會,在新的機會面前,我們應該要怎么迎接新時代,我也還是不太清楚。這給我們打開了新的機會窗口,全世界的科學家、工程師團結起來迎接新時代,對未來我們不用忐忑不安,而是更加勇敢迎接新時代。

人工智能只會給社會創造更大的財富,既然有了更多財富、效率,我們對就業的問題有更多的期待。人工智能成為整個社會、世界的發展動力,取決于行業、算法、基礎設施的提供等,我認為這個時代到來,讓社會變得更加繁榮。人工智能帶來的就業問題給國家、社會提出了新的命題,在人工智能時代,可能要提供人工智能教育水平,每個國家都要為此努力,我認為中小國家會因人工智能而提高生產能力,給更多人帶來機會。

杰里·卡普蘭:我不認為人工智能是魔法,這是新一波自動化,我們可以參考之前的自動化如何影響市場,就可以預測未來的影響。雖然說人工智能對勞動力市場產生變化,但是人們會更加富裕,而不是人們會失業。

彼得·柯克倫:我覺得AI會主導世界,我們現在真正想要實現的是打造一個可持續發展的社會,不要認為小修小補就能實現,而是包括生物技術、納米技術、AI、機器人技術、物聯網技術等發展創造一個新的未來。我們不能更多消耗石油等能源,需要打造一個可持續的生態系統,改變現在的做事方法。

任正非:大家在幾百年前也不相信紡織機器,在工業革命時代,如果沒有紡織機器就沒有現在的高級面料。紡織機器的出現并未剝奪工人的權力,卻提高了工人的水平。當時火車出現的時候也是被嘲笑的。人工智能是今天出生的一個豆芽,剛剛發了新芽,人工智能由于超級計算機的出現而有了機會,但是回頭看看,現在社會是生產在發展。5G的出現是意外的情況,5G本身是一個工具,但是大家對5G也是爭論不休,人們要對新鮮事物要有寬容和信任。

現在歐洲給了華為很多機會,我認為全世界給了華為很多機會,我認為已經很寬容、很滿足了,短時間內我不能要求人人理解我們。

張文林:真正5G的運營商會信任5G。

任正非:我們不是授權給所有西方公司,而是授權給一家西方公司,這樣才有規模的市場支撐,我們認為這家公司應該是一家美國公司。我覺得5G是一個小兒科的事情,未來最大的產業是人工智能,我們不希望人工智能的時候不要再遭受實體清單,我們希望共同為人類提供一種服務。

彼得·柯克倫:現在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技術有問題,我覺得需要證據證明新技術會危害人類,現在沒有實際的證據證明5G的危害性。

任正非:所有的專利是公平、無歧視授予給這家公司,我們希望在新的起跑線上,和歐洲、美國、韓國共同起跑服務人類。

如果競爭對手真把華為打垮,我真高興,這說明世界發展更強大了。我不會感到競爭對手有威脅,而是鞭策促使我前進。

彼得·柯克倫:我們要快速部署5G需要多家公司才能實現,需要多家供應商才能部署技術。

任正非:現在已經證明了我們沒有任何惡意做事,我們受到了最嚴格的“體檢”,那證明了我們的“身體”沒有問題,我們愿意給全世界的設備商、運營商進行“體檢”。我們有信心跟各個國家簽署“無后門的協定”。我們現在投入大量的研發經費,適應歐洲的標準,我們公司未來5年的目標是確保網絡的安全,建立極簡的設備,使網絡更安全、快捷,我們正在努力做這件事情。

5G標準是數百個國家、數千個數萬個科學家共同研究后產生的,能支撐人工智能、云的社會。美國公司供應的零部件,我是一定要購買的,我們長期理想還是要融入世界。美國公司恢復供應,我們是歡迎的,我們不會追究以往的事情。市場化如果只有一小塊,只會產生高成本,全球化的目的要資源共享,讓全球人民受益。

鴻蒙是否會走向終端服務,我們還在考慮中。

彼得·柯克倫:我們一定要意識到,不僅是華為一家公司受到影響,有些產品使用受影響,不是因為技術、市場造成的,而是政客造成的,我認為未來的世界不應該出現這個情況。

任正非:我認為全球產生兩個生態、分裂的可能性不存在。美國的教授、科學家總要發表論文吧,我們看見總會對我們的科技產生影響,盡管美國科技可能比我們跑得前一點,它就像喜馬拉雅山頂上的雪水一樣,上面的雪水流下來也會澆灌山下的莊稼。美國做好的東西如果不賣,怎么會使美國繁榮富強呢?科學技術如果不能變成商品,經濟會出現萎縮。互聯網時代發生區域自治,這根本不現實。

我為什么確信發生不會脫鉤呢?因為互聯網時代,傳播已經很廣泛了。美國科學家的論文我們不會看不見,最后還是會形成同一個平層的生態,這個生態雖然有差別,但是沒有絕對的差別。

杰里·卡普蘭:其實AI是軟件技術,包括程序、數據等,技術獲取對于美國公司沒有問題,但是最大的問題是數據獲取,數據使用,這對于AI很關鍵的,比如美國公司不可能直接獲取中國的數據,各國政府的擔心也是放錯了地方。

張文林:數據確實對AI很重要,每個區域的數據是不一樣的,有自身不同的價值,帶來不同的創新和業務。關鍵還是在于算力,AI之所以可用,我們認為是眾多的技術包括聯接、高性能計算,這些所有的技術才剛剛使AI起步,只有算力得到非常大的突破,AI才能隨處可有可用。

任正非:不同國家對隱私、數據的概念都有很大的區別,中國現在都變得更開放。我認為隱私保護要有利于社會、個人的安全,完全過分的保護而造成社會的傷害也是不好的。我們有時候對隱私保護還是要科學分析,科學管理,這是每個主權國家自己的事情,只要在這個國家不傷害好人,保護好人,有利于社會治安,這個國家有權對數據進行管理。

張文林:我們不需要獲得所有的隱私數據,互聯網公司在初期階段可能沒有搞清楚需要什么數據,但是現在大家都意識到要尊重數據保護、尊重個人。我們要貢獻價值,可能只需要最小化數據,產出最大化價值。

任正非:應該出臺隱私保護法,要處置非法使用數據的行為。

我覺得整個社會都要對新技術要有寬容,因為沒有學術自由、思想自由,就不會有創造發明,創造發明以后才能慢慢認識是否利于人類。特別是基因技術的出現,將來是有利于人類還是不利于,還是要時間證明。我們要更寬容一些,別老是阻擾AI的前進,新技術總是要突破傳統。就像我們公司成長的時候是中國經濟剛剛開放的時代,一步步的寬容,我們發展了,我們每年對世界的貢獻是200億美金的稅。

張文林:對于科技公司來說,不應該利用對技術的了解,試圖去剝奪用戶的選擇權,而是讓用戶明白這個技術是什么,把選擇權留給用戶。

任正非:我認為中國應抓基礎教育,使基礎技術和世界有同軌的能力。中國的科學技術突破需要領軍人物,對于我們來說,時代賦予了新的要求和機會。我們是基于全球化的公司,我們外籍員工有三萬多人,我們公司的研發人員有七八萬人,他們結合起來形成新的機會。在新技術上,我們想多為人類做出貢獻,我們不謀求財務報表。

杰里·卡普蘭:我認為“增強現實”技術有很大影響,這會改變我們與世界的觀感,人與人之間的交往。5G和AI技術會進一步產生影響。

彼得·柯克倫:“量子計算”會改變通信、基因構成等難題。

任正非:我認為每一種技術都在突破前沿,當每一個技術跨學科交叉在一起,這個社會會發展成什么場景,我不知道,我們公司要找到這樣的方向。

張文林:人工智能我們認為還有非常長的路要走,這包括材料科技、分子科技等突破,都會影響人工智能的發展。我們更期待巨量的數據處理、運算要更加便宜。

任正非:6G是和5G開發是并行的,6G是毫米波,6G真正規模化使用對于我們公司還很早。華為會領先6G。技術只是一個工具,5G只是一個基站,而不是把它當作“原子彈”。技術不應該政治化,而是商業選擇。

人工智能未來加大的基礎是教育、人才培養、基礎設施,人工智能是軟件匯集,是高性能的計算系統,如果基礎設施投資不夠,等于有汽車沒有馬路。

對于公司產值減少,是目標的增長計劃下降。我們不斷地發聲,讓世界媒體傳播了我們的真實情況。我們下半年的財務報表會證明客戶的信任,我們估計明年上半年財務報表還會好,但是不會大增長,到明年年底,人們會相信華為活下來了,到后年會相信華為增長了。

完全脫離美國生產的零部件,是一個事實,但是我們還是可以使用美國的零部件,我們還是渴望西方恢復對零部件的供應。關于發債的事情,事先我并不知道,看到新聞我才知道發債,發債的成本是低的。我們過去主要是在西方銀行融資,現在西方銀行融資這個方式不是很通暢了,現在我們試著在國內銀行融資,最終融資金額,我自己也不太清楚。我們資金還是比較寬裕。

掃上方二維碼關注微信公眾號

年香港六合彩挂牌